世界艾滋病日中国这两类人群防艾形势受关注

足球波胆赔率查询

世界艾滋病日中国这两类人群防艾形势受关注

(原标题:世界艾滋病日:中国这两类人群防艾形势受关注)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1日电 今天是第32个世界艾滋病日。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今年初发布的2019年面临的十大健康威胁,艾滋病毒位列当中。

因此,综合全案事实和证据分析,我认为唐雪的正当防卫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虽有重大损害结果,但仍不构成防卫过当。

图为大学生呼吁消除艾滋病歧视。 

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副局长周宇辉在日前举行的2019年世界艾滋病日主题宣传活动上强调,当前社交软件等新媒体的普遍使用,增强了易感染艾滋病行为的隐蔽性,人口频繁流动增加了预防干预的难度。

观察各地近期报告的数据,男男性行为成学生群体中的主要传播途径。

全国报告存活艾滋病感染者95.8万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今年7月底透露的数据,中国15到24岁之间的青年学生近年每年报告发现艾滋病病例在3000例上下。

60岁以上老年男性感染艾滋病主要由不良性行为所致。一些专家分析指出,随着健康水平提升,人均寿命提高,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和生理需求应受到关注,有针对性的健康教育和法制宣传亟待加强。

国家卫生健康委等10部门今年还联合印发了《遏制艾滋病传播实施方案(2019—2022年)》。

与此同时,艾滋病治疗的“中国方案”,不仅大大降低了中国患者的病死率,还成为国际范围内性价比最高的方案。

尽管整体疫情持续处于低流行水平,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新增艾滋病感染者的情况呈“两头翘”趋势。所谓“两头”即学生和老年人。

其一,所谓“选择性”或“紧迫性”问题。有人认为,面对不法侵害,唐雪完全可以逃跑、躲避或者等待他人来制止李德湘的不法侵害行为,在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没有防卫的紧迫性,所以没有必要选择实施防卫。这种似是而非的认识,在司法实务中带有一定的普遍性,不利于正确认定正当防卫案件,因此需要特别予以澄清。正当防卫与紧急避险的法定重大区别之一就在于,后者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可实施,而前者则不受此限。正当防卫权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项重要权利。作为权利,它可以被主动放弃,但不可以被任意剥夺。因此,公民在面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时,可以选择逃避,更可以选择适度自卫反击。特别是对于打上家门的不法侵害行为,现代各国的法律、判例和刑法学说都普遍支持“不退让原则”。我国刑法关于正当防卫规定的初衷,也是鼓励公民勇于同侵害国家、公共利益及公民权利的违法犯罪作斗争。

与此同时,目前,艾滋病经输血传播基本阻断,经静脉吸毒传播和母婴传播得到有效控制,性传播成为主要传播途径。

让人担忧的是,目前全国尚有约四分之一的感染者没有检测或不知晓自身感染状况,已发现感染者中晚发现比例较高,大众对艾滋病防治知识的知晓程度还有待提高,青年学生和老年人自我防护措施仍待加强。

来自官方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底,全国报告存活艾滋病感染者95.8万,整体疫情持续处于低流行水平。

应当指出,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一些地方的执法和司法人员对刑法关于正当防卫的规定理解上存在偏差。其一,不重视区分不法侵害行为与正当防卫行为的性质,只要双方都动手了,就认为是打架斗殴,各打五十大板,所谓“打输了进医院,打赢了进牢房”的警示标语随处可见;其二,将上述两项标准混为一项标准,即认为只要造成了重大损害,就是明显超过必要限度,从而形成根深蒂固的“唯结果论”。这些对刑法规定的理解偏差,导致一些正当防卫案件被错误地认定为双方互殴或者防卫过当,使得有些正当防卫人被不当追究刑事责任,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公布了一组最新数据。

今年7月公布的《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中就明确提出了相关行动目标,即到2022年和2030年,艾滋病全人群感染率分别控制在0.15%以下和0.2%以下。

就本案而言,唐雪的正当防卫行为致使李德湘受伤死亡,应属造成重大损害,但其防卫行为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则需根据案件的事实和证据进行认真细致的考察。

新增艾滋病感染者呈“两头翘”趋势

事实上,近年来,在艾滋病防治领域国家已经密集出台政策,控制感染率、药物研发、保障药品供应等均有涉及。

2030年全人群感染率控制在0.2%以下

仍有约四分之一感染者未检测或不知晓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 陈泽宪

例如,日前湖北省疾控中心透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1-10月新报告学生感染者全部是经性途径传播感染,同性传播、异性传播所占比例分别为91.3%和8.7%。

另一个感染人数上升的群体则是老年人。

这其中,2019年1—10月,全国共检测2.3亿人次,新报告发现感染者13.1万例,新增加抗病毒治疗12.7万例,全国符合治疗条件的感染者接受抗病毒治疗比例为86.6%,治疗成功率为93.5%。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此前就表示,老年感染者的上升幅度远远超过了老年人口的上升幅度。

其二,本案是否适用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关于特殊正当防卫的规定。有人认为,李德湘三番五次寻衅殴打他人并提刀砍门威胁,应属于“行凶”。以我之见,该款中“行凶”一词,原非法言法语,但在写入刑法之后应赋予其特定的法律含义,而不宜作过于宽泛的理解,至少应当受限于同一条款中“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的释义。李德湘虽有持刀砍砸唐家大门的情节,但在他对唐雪进一步实施不法侵害行为之前,刀已经被旁人夺走丢弃。李德湘而后对唐雪的踢打行为确实尚未达到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的程度,故唐雪行为的定性不宜适用“特殊防卫”的规定。

他分析称,行为监测数据显示,青年学生中做过HIV检测的比例,远远低于该人群自我报告的发生过性行为的比例。

中国科学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原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主任王福生也认为,目前青年群体的主观认识和客观事实仍存在偏差,特别是是青年学生HIV检测比例不高。

针对青年学生和老年人群体,文件中明确要求加强老年人宣传教育,使老年人艾滋病防治知识知晓率达90%以上;同时,加强普通中学、中等职业学校的性健康和预防艾滋病教育,使青年学生艾滋病防治知识知晓率达95%以上。

在药品研发方面,《“十三五”国家药品安全规划》也明确提出,对具有明显临床价值的创新药及防治艾滋病、恶性肿瘤、重大传染病、罕见病等疾病的临床急需药品,实行优先审评审批。

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的老年人群,特别是60岁以上的男性人群感染的病例报告数,从2012年的8391例上升到2018年的24465例。

面对这一人类社会最关注的疾病,未来的防治工作,仍任重而道远。

图为百名大学生摆巨型“红丝带”。 

数据显示,中国报告存活艾滋病感染者已经超过95万人,虽然整体疫情处于低流行水平,但近年来青年人群、60岁及以上老年人群病毒感染者及病人报告数呈增多趋势,引起社会关注。

目前,艾滋病毒核酸检测试剂将检测窗口期从28天缩短到7天以内。据中国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过去十几年中,中国诊断率从2005年的21%上升到2018年的69%,病毒抑制率从2011年的85%上升到2018年的94%。

另外,还有两个相关问题需要澄清:

但也正如官方所强调,如今,中国艾滋病疫情分布不平衡,波及范围广泛,影响因素复杂多样,防治形势仍然严峻,防治任务更加艰巨。

除了呈现“两头翘”趋势,目前艾滋病防控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一些群体中的检测的比例仍然较低。

陕西省疾控中心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省每年新报告学生感染数在100例以上,平均每20名艾滋病患者中就有1名是学生。学生感染艾滋病主要传播方式是男男同性性行为传播,所占的比例已经超过70%。

此所谓“必要限度”,是指有效制止不法侵害行为所必需的防卫强度。根据司法机关对本案事实和证据的认定来看,李德湘从对唐雪及其父亲无故辱骂、殴打,到深更半夜持刀砍砸唐家大门并主动攻击唐雪,不法侵害行为逐步升级,其间唐雪也曾赤手空拳进行防卫,但面对身高一米九的壮汉,唐雪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下风,根本不能制止李德湘的不法侵害行为。此时,唐雪掏出水果刀进行自卫反击,是当时唐雪唯一能够依己之力制止李德湘不法侵害行为的手段。根据本案法医尸检报告,死者李德湘身上致命刀伤只有一处。说明唐雪在李德湘受伤后并没有乘势追击,对其施加不必要的伤害,显示了唐雪在制止不法侵害行为之后的克制态度。

2019年1—10月新报告感染者中,异性性传播占73.7%,男性同性性传播占23.0%。